络麻,这片大江东沙地难以割舍的情结

2016-10-9 15:38| 发布者:大江东| 查看:1573| 评论:0|来自:大江东网原创

摘要:络麻,这片大江东沙地难以割舍的情结  十月沙地,天蓝水清。  如果时间倒回到几十年前,此时节,这片沙地上,成片成片的络麻,在秋风乍起中摇曳,有的还会在枝头间留上几朵盛开着的小花,格外的美丽。这一切的景 ...

络麻,这片大江东沙地难以割舍的情结

  十月沙地,天蓝水清。
  如果时间倒回到几十年前,此时节,这片沙地上,成片成片的络麻,在秋风乍起中摇曳,有的还会在枝头间留上几朵盛开着的小花,格外的美丽。这一切的景象都在告诉勤劳的沙地人,络麻成熟了,等待着收割。所以,那个时候的十月,是沙地老百姓一年中最为忙碌的时节。
  几十年前,这片沙地曾是全国著名的黄、红麻产区,种麻,是沙地的老百姓的主要经济来源。那个时候白天,人们齐聚络麻地里,拔络麻的,夾络麻的,剥络麻的……,很是热闹的景象。然后,公路上、村道边、晒场上,空阔的土地上到处是络麻。
  络麻,作为国家统一收购的作物,这片土地当时有最大的络麻收购站——义盛供销社,四乡八邻的络麻都归它管。光阴荏苒,岁月变迁,如今这片沙地,儿时满眼络麻的景象已然不复存在,那一望无边的络麻地,现在再也无人进行种植。
  着意寻不见,有时还自来,我们是幸运的。今天在这片沙地上,我们遇见了最后一片络麻地,虽然面积不大,但已足够让我们兴奋不已。
  天气晴好,秋风阵阵吹来,我们走进这片络麻地,儿时的记忆,渐渐泛起心头。成熟的络麻有两三个人高,人在络麻地里犹如原始森林不见天日,风一吹来,麻叶子便齐刷刷地发出沙沙声,仿佛有人粘着棕叶急奔而来,一进入便如石沉麻海。
  络麻一身都是可用的。麻可编织麻袋,麻杆可以当柴火烧,做栅栏篱笆,孩子们最喜欢用麻杆舞刀弄枪。叶子可以给猪羊吃。唯一的坏处就是剥麻的时候遇到下雨天,冒着雨也的干活。
  收络麻是项辛苦的农活,要经过拔,剥、分离等不同的工序,需要夫妻协作,如果一家人口多,分工好,便会好点,会轻松些。
  前面有人进行拔络麻,后面进行处理,特别是夹麻的时候,一个人手持两根三四十厘米长的毛竹筒或铁筒,紧紧夹住络麻的一头,另一个男人拉住络麻的根头,把络麻从两根竹筒间拉过,这样拉过的络麻会变得松脆易剥,叶子也会去掉。
  络麻夹过之后,就交给女人来剥。先将络麻分成两段剥,一般是先剥茎部再剥根部,然后将麻头折断,用拇指、食指和中指顺着裂口慢慢地往下剥,直到将麻皮和麻杆完全剥离开来。
  剥开后的麻皮和麻秆要放在太阳下暴晒,晒干之后捆成大捆,然后积累多了,就交给指定购销络麻的供销社收购,这种也叫生麻,它是搭脚手架,绞麻绳的材料;又或者对络麻进行再加工,通常是把剥好的麻皮放在水中浸泡15天左右,脱销麻皮,将白色的纤维层提取出来变成麻筋,这样整理以后的叫熟麻。熟麻可以制成麻袋、也可以加工成衣料。
  那个时候,河埠里每天响着的是敲打络麻的声音。月亮出来了,在皎洁的月光下,河埠头会响起此起彼伏的敲打络麻的声音,至于在月光底下剥络麻更是常事,沙地人的勤劳常常表现在夜以继日的劳动上。
  把生麻或麻筋,卷起来对折,再对折,打成一个象铺盖那么大的圈,捆得结结实实,旁边早有一辆钢丝车在静静的等候着,没有车的人家都用扁担挑,运到供销社去卖。儿时卖络麻时候,孩子们和大人们都会很高兴,卖来的钱,母亲会用手帕包好,再装进布袋,回家的时候,会给孩子们买柿子、石榴、炒年糕、点心等各种零食,还会给父亲买坛老酒、还有霉豆腐、咸鲞,当然,还有几匹布、家里的日用品等等。
  那个时候,回家的路感觉都好长,一家人沐浴在灿烂的晚霞里,走在乡间的小道上,觉得生活还是有盼头的…………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国通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