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湾故事之金仁行:越来越少的沙地手艺人,他干过围垦、挑过湾、砌过石岸、造过桥

2018-10-9 11:16| 发布者:admin| 查看:352| 评论:0|原作者:admin

摘要:前言:沙地的魅力不仅仅是拥有围垦史上的奇迹,而且沙地人可不是只会使蛮劲,沙地的种种老手艺凝结着人类智慧的结晶。但是,这些手艺已渐渐失传,如今能见到已是庆幸。 裤腿一卷,袖子一挽,拖上一捆稻草,金伯就 ...


前言:沙地的魅力不仅仅是拥有围垦史上的奇迹,而且沙地人可不是只会使蛮劲,沙地的种种老手艺凝结着人类智慧的结晶。但是,这些手艺已渐渐失传,如今能见到已是庆幸。

裤腿一卷,袖子一挽,拖上一捆稻草,金伯就麻利地忙活起来了。不一会,一条草绳就成型了,长凳上固定住工具,腰上缠两圈,三下两下,草鞋鞋底的雏形就渐渐明朗了......


金仁行,宏波村人,新湾农民,是个80多岁的“老沙地”。

年近九旬,金伯依然耳聪目明、身体硬朗,一双橘皮色的双手充满了岁月的痕迹。年轻时的他干过围垦、挑过湾、砌过石岸、造过桥,而且还会很多沙地近乎失传的手艺。诸如:编草鞋、做芦垫、打草苫、编小鸡窠(沙地土话谐音叫“草庭”)。

金伯拖出一张椅子坐下了,两只裤脚一高一低,一旁的女婿打趣道:“沙地老人就是这个特性,对于穿着形象不是很讲究”。

老年人总是喜欢怀旧,眼前的事记不住,可年轻时做过的那些事却远不会忘记,金伯回忆了片刻,逐渐打开了话匣子,过往的那些事如默片般在我们面前呈现开来,他的故事从“移民人”开始......


很久很久以前,萧山东片的穷是要命的,那时候,家中活不下去怎么办?移民去沙地吧!

1974年初春,一只老旧的小船、几块砖条、石头,金氏六兄弟中的老四撑着船带着妻儿,从梅西幸福村来到了新湾宏波村,搭了两间破草舍便开始以此为家。那时,宏波村也是一方新地,亟待移民们前来开荒。

金伯的孩时生活可能比更多人还艰辛,年幼便失去了母爱,因此他不但需要照顾比他小的弟妹还要出去做活谋生。

13岁的他便跟着大伯一路从党湾走到赭山美女坝附近的渡口,在此中转坐船前往七堡、下沙做活。大伯年长,脚步大,那时金仁行还小,为了跟上大伯只能一路小跑,到了地头便开始干活。


在大江东有这么一句话——现在年龄六、七十岁以上的,有哪个没做过围垦。那个全民激扬“向江夺地”的光景是多少文字都难以表达的。

说到挑湾、砌石岸,小泗埠湾、梅林湾、盛陵湾、党山湾、冯娄湾、抢险湾(俗称“辣椒湾”),都留有老爷子的印记。造较早的创建桥时,老爷子也参加过,现在宏图公社的三座小桥还在,老爷子朝着熟悉的方位用手指了指。

谈到做围垦金伯很平淡但也透露了一丝自豪,“我围垦的地方可多了,从一开始围到五万亩头,我都做到过,五万亩头之后开始用泥浆泵了,就不需要我们一担一担挑了。”


那时,金伯用毛竹、稻草搭个棚住江边,用江泥做个土灶,升起火做麦稀饭,小队里的年轻人亦是如此,通宵达旦,只为在江潮滩进来之前做好埂头。

当然,围垦时也有很多危险时刻。让老金记忆深刻的是那一年,新湾的“辣椒湾”告急,外边江水正汹涌袭来,岸上居所万千,一旦冲破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金伯口中的“辣椒湾”便是新湾街道的抢险湾,他们连着四个日夜不停挑埂。那时,土地上种着的辣椒长得正盛,没多久即可收获,但是,为了守堤他们不得不“痛下毒手”拔了成片辣椒,妇女们都哭了。要知道这些作物在那个时候对他们意味着什么!


围垦的故事,仅是老爷子生命中的一漾波澜,也许现在当你走在新湾的桥上,也能有所身临其境。

对于围垦我们也算略知一二,但是编草鞋这种手艺只是听说,并不曾眼见,当金伯答应给我们“露一手”的时候,我们非常兴奋。

说话间,金伯拖出一张长凳,斜着坐上去,挑了几根稻草开始搓起来,一根根稻草开始拢成一束,从稻草到稻草绳,看似一个很机械的动作,老金却说这是慢工出细活,选稻草、拾掇稻草、插入稻草都是很有讲究,特别是稻草的稻穗一定要注意,要抠除,搓出来的稻草绳才结实。

老人正在做芦垫

大概搓出2、3米之后,老金开始编草鞋了。一把废弃的铁犁耙、一个榔头、二块路边捡来的砖头、几条阳伞布,老爷子小忙活一阵,就新做了一个工具。“我老爹看看年纪这么大了,脑子相当聪明着呢”,一旁的女婿认真地学习着这个老技艺。

其实,编草鞋是有一个专业工具,不过,家里造了新房之后找不着了。

把这个工具固定在长凳一端,老爷子骑在中央,拿起刚刚编好的稻草绳,一端绑在腰上,一端对拗之后分两瓣楔进犁耙之中。老爷子身子一正,拉紧稻草绳,挑出几根长短差不多的稻草,从一侧插入编织鞋底余出的稻草绳缝隙,弯折向一方,成为两条,紧挨鞋楦头,分别正向拧劲,依次将两条拧劲的稻草拧编鞋底经纬一圈,使鞋底固定成型。

老人在编草鞋

“一双草鞋做做大概2、3个钟头吧,然后,你看这里到底了,你换个方向就要反向搓了”,金伯一边编着草鞋,一边和笔者讲解着其中的奥秘。笔者感叹道“我们年轻人看着你的动作,似乎很简单,可实际操作起来很难。”这项技艺老金从小便从“大人(指长辈)”处学来,因为母亲离去的早,家中又多有姊妹,编草鞋不仅可以自己用还可以卖钱补贴家用。

“你们年轻人是不会了的,我们那时候苦,现在都过去了,好多了,哈哈哈”,老金中气十足说着,手上的活一点也没落下。“那时候穷啊,做好的草鞋也是在下雨天穿穿,防滑用”。

老人编好的草鞋

终于,一双崭新的草鞋从老金手上落地。应笔者的要求,老金穿着草鞋走上了几步,而后,他突然跑了起来,活脱脱又回到了小时候,这草鞋在老爷子的脚上也毫无违和感。

事后,老金叹道:现在大江东发展真是太快了,生活水平好多了,做这些老物件的材料,芦苇杆子、棕绳、稻草都不好找了,芦苇杆子还是我女婿从萧山新塘街道去找来的。

老人编好的“草庭”

老爷子很慈祥,说着说着就喜欢眯起眼笑。旁边编好的“草庭”精致得很讨人喜欢,老爷子说,以前养小鸡,“草庭”还可以挂在墙上防老鼠,盖上盖子也透气。

不得不说,沙地人的以前是艰苦的,但是正是这份艰苦,催生无穷的沙地智慧,也诞生了无数的智慧结晶。

秋,来了,天凉了!
秋是一个肃杀的季节,也是一段收获的时光。

江东围垦,那一方方稻田也不多见了,
取而代之的是,一排排崭新的高楼。

忆苦,让我们回味过去,
思甜,使我们珍惜当下。

新湾故事“金色沙地·阳光新湾”,文化有时候是一种巨大的力量,能推动社会不断前进。新湾的每一个进步和变化,都折射出沙地文化奋斗不息的精神。沙地里的每一个故事,都值得被铭记。嘘,静下心来,听我慢慢讲述。

扫描二维码,进入新湾故事专题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国通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