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

沙地文化:做丝凳

2019-10-30 10:47| 发布者:admintv| 查看:135| 评论:0|来自:原创: 朱大杨

摘要:高脚凳,又叫“做丝凳”,仿佛时代的见证者,见证了沙地从民国时期、新中国、改革开放到现在,见证了沙地人民勤劳致富的艰苦奋斗的过程……
    在义蓬街道春雷村文化礼堂里,陈列着几代沙地人用过的许多老物件,有生产工具、生活用品等等。其中一张民国时期制作的高脚凳,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。

    年轻人根本叫不出它的名字,即使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,也只知其名,不知咋用?而我却有幸亲眼见证过它的真正用途。

高脚凳

    这条凳,老年人 称为“做丝凳”,是过去养蚕农家蚕茧缫丝时用的。解放前,种桑养蚕是沙地农民的一大传统产业,一般家庭每年要养春夏秋三茬蚕宝宝,从养蚕产茧到缫丝(沙地人叫做丝)都由农家自己经营,这条“做丝凳”就是在茧子缫丝时派用场的。

    五十年代初,蚕桑产业被棉麻取代,残存的桑树也寥寥无几。上小学四年级那年,我搞到一张蚕宝宝的种子,在父母和奶奶的指导下利用课余时间采桑养蚕。

    这年“蚕花”年成好,我养的蚕产了半箩筐茧子。爸妈舍不得把茧子卖出去,就在家里用土办法做丝(缫丝)。父亲是缫丝能手,看他把一捧茧子放进妈已点火烧热的镬子里,然后在大灶前坐上高脚的“做丝凳”,用一双筷子搅动浮在水里的茧子,抽出丝头……

    在一旁观看的我好奇的问父亲:为什么你要坐在这高凳子上“做丝”?父亲解释说,老底子蚕茧多,整天站在大灶台前“做丝”身体吃不消。坐上:有脚的“做丝凳”,人居高临下,能看得清每粒茧子是不是都因抽丝而在水里滚动;坐得高,操作时双手自然下垂,就不觉得很“吃力”了;坐上“做丝凳”也可以避免长时间站立操作而腰腿疼……

    听父亲这么一说,我对“做丝凳”的用途才恍然大悟。

    父亲用过的那条“做丝凳”因年长月久,凳面板开裂,四只凳脚也因长期接触潮湿的泥地(老底子草舍没敲水泥地坪)而底部开始霉烂了。一九七四年兄弟分家时我抽签抽到了这条“做丝凳”,迁户时连同眠床铺席一起搬到围垦,以后一直保管着。而在二零一五年第三次房屋改造时被高空坠物砸得支离破碎,面目全非,彻底毁了。

    没了这条祖传的“做丝凳”,我心里十分惋惜。

    前不久,因村里要举办“民俗馆”,领导号召大家捐献“老物件”。这再次勾起了我对我家那条“做丝凳”的思念:“要是它还在,村展馆又能多一项展品”。在一次去户里收集展品时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:村民诸柏林家也有同样的一条“做丝凳”,凳板结实,只是下横档因做丝人长时搁脚磨损得细小了。

    凳板反面写有“诸纪有”的名字,今年76岁的老诸说这是他爷爷的大名。如此掐指算来,这条做丝凳“诞生”于民国时期,至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了。

    老诸非常乐意地将这条“做丝凳”捐给村民俗馆当展品。老诸的这个举动,也遂了我的心愿。

    如今,蚕桑产业在江南沙地早已退出了历史舞台,而陈列在村展馆里的那条“做丝凳”却永远留存着历史的印记,也反映了时代的变迁。

东东君札记

    高脚凳,又叫“做丝凳”,仿佛时代的见证者,见证了沙地从民国时期、新中国、改革开放到现在,见证了沙地人民勤劳致富的艰苦奋斗的过程,也见证了沙地人民安居乐业的生活状态。

    确实是样宝贝。

    大家觉得呢?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国通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