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江东网-钱塘新区网站

小男孩被“捡”回派出所,遗弃?走失?背后牵出一个感人故事……

2020-6-23 08:48| 发布者:admintv| 查看:207| 评论:0|来自:钱塘公安

摘要:2020年5月31日,有个男孩独自在杭州下沙江滨地铁口附近哭,杭州钱塘新区闻潮派出所民警发现男孩后,帮忙进行了寻找……
    2020年5月31日,有个男孩独自在杭州下沙江滨地铁口附近哭,路人报警,被民警“捡”回派出所。

    民警发现这孩子似乎有听力障碍,语言和智力发育也比同龄的孩子滞后。

    是遗弃?还是走失?

    警方展开了调查,却发现背后有一个让人心酸的故事。


    当时,杭州钱塘新区闻潮派出所民警发现男孩后,帮忙进行了寻找。但因为男孩表达不清,无法说出家庭信息,一直寻不到家人。

    调查需要时间,男孩待在派出所不是长久之计,于是,民警将男孩送到了杭州市儿童福利院。

    经过专家鉴定,男孩的年龄大约是14岁,但语言和智力发育比同龄人滞后,“无法说出一整句话,问他的年龄、出生地、爸爸妈妈在哪里工作等问题,他的反应有点特别,同意的话就朝你竖大拇指,不同意的话,就拼命摆手摇头。”杨健说,虽然无法说出完整的音节,但是男孩能听懂且快速对你说的话有所反应。

    从和男孩不太顺畅的交流中,杨健能听得出音节的只有两个字“刘东”和类似于乡村土话的“baibai(音)”。

    “他会反复写刘东和文金川。”杨健猜测是不是文金川的姓写错了,想给加上偏旁变成“刘”,男孩会非常急躁摆手,一定要擦掉偏旁。“他对这两个名字很有自我意识,很可能是他认识的人或者亲属的名字。”

    工作人员指“刘东”这两字的时候,男孩会指向自己。指文金川的时候,男孩会嘴里一直喊“baibai(音)。”

    男孩在福利院里最多的时间是在画画。


    男孩在白纸上画了一个小房子、一个冒着烟的小火车,旁边写上刘东、文金川。

    最后,民警锁定了一个叫刘金川的中年男人。


辛苦劳累忙着赚钱养家的中年男人


    刘金川,1981年生,山东人,他原本有个令人羡慕的家庭,父亲母亲身体都不错,自己、老婆还有孩子和父母住一起,5口之家,父亲是个能人,在村里颇有威信。

    2007年儿子刘东出生,不幸的是,天生听力障碍,语言和智力发育滞后。

    为给儿子治病,刘金川带着儿子济南、北京到处求医问药,做手术,装助听器,到济南上康复学校,前后花了几十万。刘金川说,“要是花钱能治好,我再苦再累都不算事,最怕是看不到希望。”

    2010年,刘金川离婚了。

    孙子的不幸加儿子婚姻的破裂,使老父亲忧心忡忡,也是2010年,父亲撒手人寰,留下刘母、刘金川还有儿子刘东,那年刘金川30岁不到。

   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刘金川迅速成长,一家的重任落在他身上,他得养家糊口。

    高中学历,做过销售,打过零工,学历没有优势,最拿得出手的就是肯拼,肯吃苦,去年他按揭买了一辆高顶双卧六米八的货车,改行跑运输,南北东西跑来跑去,主要集中在江浙皖鲁等地,沿海城市业务多一些。

    刘金川多数时候不在家,儿子也不愿住城里,他愿意在乡下陪奶奶,照顾孩子的事落在奶奶的身上,但奶奶心脏不好,要长年吃药。刘金川后来又组建了新家庭,但跑车回家第一件事就要去乡下看母亲和儿子,不出车的时候一星期回家一趟,买点菜干点活。

跟爸爸跑车 男孩非常兴奋

    刘金川说,开长途跑运输是极辛苦的,怎么说呢?跑起来脑子里想的按时交货,眼里只有目的地,赶路不分昼夜,吃饭也没个准时。大货车进不了城,城外有停车位但没吃饭的地方,有吃饭的地不能停车,有时临时停下车去吃饭,回头来一张罚单。

    跑大货车,10天里有8到9天睡在车上,驾驶室铺个褥子就是床,车上装着桶装水饮用和洗漱。十天半月卸完货,没有新的业务,刘金川才会找一个宾馆好好洗个澡睡一觉。

    刘金川说自己干这个没什么法子,一家老小要养,苦就苦点,但带儿子跑长途,可舍不得让孩子吃苦。

    刘金川细心起来,到了饭点该吃饭吃饭,该休息休息,他还给儿子买了大包零食,电影游戏下载好,儿子无聊了打发时间。

    从北到南,有湖有江,儿子很兴奋,精力也很旺盛,看啥都新鲜,东张西望,也不犯困……儿子看到太湖他比划着“大”,以为是大海,在萧山近距离看到飞机起飞,他张着双手学鸟飞,看到高铁,看到长江,看到轮渡,他都哇哇叫,很兴奋……

    5月29日,刘金川发了条朋友圈,“第一次带孩子出来,看到各种所谓的新奇,才明白对他的关爱岂是不够这么简单。”

卸完货 孩子不见了

    5月30日晚上,刘金川在萧山瓜沥一家工厂,卸完货,随便弄了些吃的就带着儿子在车上睡了,他睡上铺,儿子睡下铺。刘金川很快睡着,但不敢深睡,毕竟儿子在下铺,他会注意下铺的动静,突然发现老半天没有动静,刘金川隐约觉着不对,往下铺看,没人!

    他形容自己当时整个人冒了一身汗,一下子全醒了,赶紧下车找儿子。

    先是东西南北附近一两公里转,找不着,他又叫了辆出租车,让师傅东西南北爬格子一样转圈,打车花了200多块钱,方圆几公里地没见着儿子的踪影。

    刘金川把车子停在原地一两天不动,心想着儿子回来能看到车子。可儿子没有回来,他六神无主,没心思再跑车,报了警。

    当时接警的是萧山派出所,因为孩子已经走到了下沙,民警到处找了一通,没有找到。

    儿子走丢后一天的晚上,刘金川坐车上心急火燎,胡思乱想。

    此时,老家那头传来消息,老母亲急病了,这边孩子还没找到,刘金川焦头烂额,左右为难,最后只好先把找孩子的事情放下,回老家照顾母亲。

在老家 接到杭州民警的电话

    6月15日,民警确认刘金川很可能是孩子的父亲,6月16日上午联系上了他。

    刘金川说,当时自己在老家,突然接到杭州警方的电话,“你是不是有个儿子叫刘东?”“是,我是。”

    预感到儿子可能找到了,他激动得语无伦次,接下来警方仔细和他核对了孩子的形象特征,姓名、年龄、家庭住址、身份信息……最后通知他,到杭州来认领孩子。

    6月18日晚,刘金川已经到了杭州,他跑长途运输,平日睡在大货车上,这夜他有点兴奋,辗转难眠。

    6月19日,他早早起了床,比约定时间早一个小时,到了闻潮派出所,他一米八的个头,皮肤黝黑,蛮结实,标准的北方汉子,言语间充满了感激。

    除了个人身份证明,受疫情影响,加之他从北方来,又是跑长途运输的,到杭州市儿童福利院接孩子,需检测核酸。这意味他接儿子得往后延一天,“不打紧,安全起见,这是应该的。”

    这天,办案民警陪同刘金川准备相关资料,到医院检测核酸,在路途中,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和刘金川通了视频,视频中,儿子认出爸爸,喜悦溢于言表,同样的刘金川,眼里泛着泪花,半天说不出话,喃喃道:“儿子,爸爸来接你了……”


    为了感谢杭州福利院和闻潮派出所,刘金川给福利院和派出所准备锦旗,上面写着“大爱至善”“为民办实事,真情暖民心”。


为了儿子 我要更努力

    昨天上午,下着大雨,刘金川在民警王坤的陪同下来到福利院,见到儿子那一刻,他紧紧拽着儿子,他看着儿子,儿子看着他,父子俩眼神里都是笑意。

    看到儿子穿得干干净净,比先前白了许多,福利院还给孩子送了书包文具,刘金川赶紧拿出准备好的锦旗:“谢谢你们,谢谢你们把我儿子照顾得那么好。”

    他说,儿子没走丢前,不知道儿子在自己心中的分量,经历这事之后,他再不敢带儿子出远门跑运输。他想明白了,回到临沂,他要给儿子联系特殊学校,让孩子去上学,他还要更努力地工作,给孩子买一份保险,交上20年,以后自己老了,孩子也有份保障……


    “说实话,物质上的东西,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都给他,儿子也渐渐长大,他开始有心事,他心里想什么,我真是没法子,”刘金川说,“希望儿子能健康平安长大,无灾无病。”

    这是一个平凡人的不平凡的故事,生活不易,且行且珍惜吧。为他们点赞!
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