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江东网-钱塘新区网站

记忆血色 不忘英雄。河庄英雄老兵故事之邱松林:“去朝鲜我就没想过能够回来………”

2020-7-21 16:43| 发布者:dajdnet| 查看:317| 评论:0

摘要:摘要: 采访期间,与老兵的聊天中,说实话,东东君几次有些热泪盈眶。邱老却是笑谈,风轻云淡。或许年轻时经历的战场的残酷与血腥,还有吃过的苦和受过的伤,对比这些。现在的日子真的太美好了。正如邱老所言:“去 ...


摘要:

    采访期间,与老兵的聊天中,说实话,东东君几次有些热泪盈眶。邱老却是笑谈,风轻云淡。或许年轻时经历的战场的残酷与血腥,还有吃过的苦和受过的伤,对比这些。现在的日子真的太美好了。正如邱老所言:“去朝鲜的时候,我就没想过能够活着回来……”

    这或许才是英雄的真正的风采与本色。



老兵。我们能想到什么呢?


萦绕在东东君脑海,是老兵的笑谈,是他们的视死如归和英勇无畏。


他们是英雄,采访中,东东君多次热泪盈眶,那个战火焚烧的岁月,有着太多死去的先烈,我们不应该忘记他们。我们应该更加的尊敬和怀念他们,更应该学习他们。








“去了朝鲜,我就没想到过要回来”

老人名叫邱松林,1933年生,河庄街道新和村人。1951年,他18岁时,响应当时毛主席的号召“年轻人应该参加抗美援朝,报效国家,去打美国佬”。于是,邱老参军入伍,先是作为新兵在绍兴湖塘集合,训练备战了1个月。




邱老是从萧山乘火车到辽宁安东,再跨过鸭绿江,进入朝鲜。


邱老当时所在的部队的归华东军区管理,司令员为聂荣臻元帅。


在一天只吃2顿饭的情况下,因为白天有美国飞机巡逻,为了尽量安全、减少伤亡,他们采取晚上行军的策略,连续走了28个日夜,终于到了著名的三八线战场。



“最苦的时候,喝自己的尿解渴”


据邱老回忆,开始他们部队是在朝鲜马良山作战。那时条件艰苦,中国没有多少飞机能够支援。


后来,邱老也参加了著名的“上甘岭战役”,邱老回忆说,那时候与美军在上甘岭,真是打的昏天暗地的。与美军作战,最苦的时候是,他们有一次在山洞里被美军围困住了,连续7天7夜没有水喝,只能靠自带的干粮充饥,口渴了就用自己撒的尿、用杯子接着自己喝,就这样硬抗了下来。


直到后来,后方部队联系上了,攻了上来,才解了他们的围。



回忆上甘岭,“无数炮弹在天上飞过”

印象最深的是上甘岭战役,据邱老回忆说,那时无数炮弹飞过,火箭炮、山炮、野炮、坦克炮等等炮弹飞来飞去,一时间死伤无数。邱老说:“那时打仗是日夜不分的。参了军,去了朝鲜待了2年半,我那时没想过要回来,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了。”


说这话时,东东君看了看邱老的眼睛,那眼睛里充满了坚定。


抗美援朝战争


也是在上甘岭战役时,邱老的右耳被敌人的炮弹弹片击伤,至今还有很严重的后遗症:我们去采访时,要近距离大声地和老人说话,他才能听得到。


之后,根据上级安排,他们转移到朝鲜西海岸备战,在那里待了3个多月。在西海岸时,邱老的主要任务是抢救伤员,在“前面是炮火、左右两边都是炮火”的艰难情况下,邱老和战友们时而匍匐前进,时而小跑,从前方把一个个伤员抬回后方救治。


“我还记得我救的一个伤员叫王思甜。后来回国后,我们就各自回了家乡,之后就断了联系。”邱老回忆往昔时说道,有点自豪表情。



再后来,邱老所在的部队入驻朝鲜东木洞、游乡洞作战。直到1953年,中朝联队和韩美联队双方和平谈判。至此,在朝鲜战斗了2年零6个月的邱松林,随部队回到祖国。


由于邱老耳朵被炮弹弹片击伤,回国后,组织安排他去了河北张家口的一家医院疗养了2个月,后来再回到天津大王庄部队,进行常规训练,直到1958年退伍返乡。


从18岁应征入伍,到25岁退伍返乡,邱松林老人把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战场。



退伍不褪色,依然是军人本色。

邱老于1958年进入钱江农场,那时正好是大跃进时期,全国各地大炼钢铁,邱老虽然退伍,但依然保持着军人的作风和本色,工作十分的积极。因为工作出色,邱老还在钱江农场获得过顶尖工人的称号。



这之后碰到三年困难时期,于1962年,邱老回来搞了农业,响应“承担国家困难时期的任务”的号召,邱老陆续负责了萧山3号围垦、4号围垦、六工段、十工段等单位,这一待,就待了18年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